當我太太前幾天的一個早晨醒來時,向我說催眠解決她二十幾年來失眠現象,高興之餘。也讓我想起學習過程中的心路歷程

   回想第一天上完課時,讓我心中懷疑催眠是否真實,因為和電視節目中所表演內容相差很人,人家都以為催眠可以讓每個瞬間昏沉,並被操控去作出失去理智的動作.經過老師講解,我才了解如果個案沒意願配合,再厲害的催眠師也無用武之地,催眠的程度也因人而異.

   我深深的感覺到唯有不斷被催眠以及體會不同深度的結果,才能了解箇中技巧,並且感同身受的去成功催眠別人.所以我每天把老師的教學錄影和錄音,放出來自我催眠和演練,為了了解催眠的精髓,我也買了其他催眠師的CD﹝包含廖閱鵬和馬汀﹞,從中體會各門派的不同點和關鍵性原理.

   當我成功催眠治療我太太多年失眠症後,每天我不但持續給於相同的暗示,又增加了減肥和去斑的療程,甚至連兒子和女兒,我也催眠使他們變高和變聰明,為了更符合治療的邏輯運作,我不斷參考相關的醫學知識,以期效果驚人,終於在五天後,我太太向我說她的顴骨斑消失一半了.振奮之餘,我寫下了這篇論文與老師和同學分享。

   天啊!看到這一則新聞的人,都非常驚訝,他到底是什麼轉世的呀,太平盛世的今天,也沒有任何深仇大恨,為什麼要殺這麼多人ㄋ?

   這真是一則自我催眠的恐怖案例:這位俄羅斯殺人魔,淺意識裡不斷告訴自己。殺一個人就用硬幣填入西洋棋盤空格內,直到填滿整個棋盤內的研個空格為止.甚至他向警方述說,"每殺一個人就有持久性的快感".正因為他的淺意識內,輸入了這不正確的程式,所以他的行為無時無刻不斷接受暗示去殺人.

   如果他還沒有殺人或殺第一個人時就被開導,被殺的人很痛苦,或許就能化解掉他的快感,這就類似心錨原理,當第一個感覺出現時即刻想起第二個感覺並蓋過第一個感覺,這樣第一個感覺就不再出現了.只可惜他沒有機會遇到催眠師及時化解掉負面思想.警方進一步調查發現,他從小父母離異,帶他長大的祖父過世後。使他產生"被遺棄"的感覺.

   從這一則新聞,更讓每一位家長有所警惕,從小給孩子正確的教育非常重要,太過溺愛或放縱,當孩子長人後可能就會危害家人或社會,人人每天給予孩子正確的觀念,就如同催眠中的暗示一樣自然而然就不會有負面及偏激的思想和動機產生了.

   最近看到報紙頭條新聞,"馬無罪,指數立即猛升128'。,"馬英九無罪,中部建商振奮",這雖然只是兩則新聞,但是所隱藏意義重大。

   只要在台灣開公司做生意或玩股票的人,無人不知經濟的重要性以及現今經濟的蕭條。而政府為了粉飾太平,不斷的拿國家資產來彌補漏洞,例如,動用勞退基金拉抬股票,增加短期就業機會,賣國產籌資金補損失,增加老農年金.....等,並且轉移焦點到政治鬥爭以及族群分化,根本沒有想到後代子孫的幸福。

   難怪馬英九一審無罪,會讓生意人人心振奮,這足以突顯出當今經濟有多壞.

從催眠的角度看,大家的心理都已被深深的催眠了,"綠營人不懂經濟,但懂金錢""藍營懂金錢更懂經濟",從扁政府七年的執政中,更深深的把這暗示植入每個人的心理,這和過去國民黨時代,經濟奇蹟,外匯存底世界第三,形成踡烈對比。

   只可惜綠營人太懂得選舉,無所不用其極的贏得大選勝利.所謂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再怎麼清廉。選輸了就沒有辯解的餘地.藍營如果要贏得大選,真需要在深化催眠老百姓方法上下苦工,甚至到投票前一刻,再卑鄙也真要擅用催眠得魔力。

   扁政府已多次的提出"台灣加入聯合國",但隨著無法入議題,而闖關失敗甚至連支持的國家也減少了.國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出,要加入聯合國是不可能的事,但為何政府還要在國內辦"入聯公投"?

   即使國內"入聯公投"成功。聯合國仍然不會讓台灣加入,那麼,為什麼政府仍然要浪費社會及國家資源在搞這些活動呢?追根究底,祇是在搞政治催眠而已.這樣的催眠,讓國人誤以為,甚至可以說不知不覺的相信政府很愛國。藉此突顯深藍在賣國,是中共的同路人.這種撕裂族群的伎倆,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難怪現在社會這麼對立.如果真的要分的話,那台北和台南人口音也不一樣,綠營祖先誰不是漢人。

   現在國際社會經濟競爭激烈。而政府卻因為政治因素平白喪失很多機會和立足點,這種經濟力足點絕不亞於聯合國的政治立足點.但是現在的政府,只會在計較和清算過去恩怨上作文章,殊不知"放下"這個哲學道理.催眠大師陳榮昌曾經舉例一個人因車子被破壞,懂不懂得往好處想所造成的不同結果,來告訴學生隨時要放下過去,且建立正面思想的重要性。

   作為一個催眠師,要有正念來為民服務。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今天政府的所作所為,可以讓其他的催眠師看清,無德的催眠師,力量之驚人,足以獲遺子孫。禍國殃民。

   以前我們常說,孩子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今天我們要改變講法了,"國家強盛要有堅強的下一代",其實這句話不是我發明的。而是當今強國所重視的人才教育,國力要強盛一定要從下一代的教育投資,沒有好人才,再英明的賢君,也於事無補,國民素質不高,國家整體經濟建設也如同行屍走肉‥

   反觀今年的大學入學考試,總分18分就可以上大學,表面上,如同執政黨立委所言。"上大學是大家的權利,或許他們是未來的人才.…",未來的事尚未發生,我無法評論是非,但是從催眠暗示的角度來看。這可是大問題了.每位學生如果不斷產生共同的信念,"那需要那麼認真,不用唸書也可以上大學...,,",缺乏"念大學衣錦還鄉,光耀祖宗"的唸書動力,多出來的時間不但沒有擅用,反而陶醉在吃喝玩樂中,這樣的國家會強盛嗎?大人的錯誤觀念,不斷給下一代催眠,到了老年就要自食其果了。

   台灣步入民主的社會,更需要有一顆善良慈悲心來護持民主社會的成長才對.今天若不是貪嗔痴心起.哪有那麼多人搶著辦大學,真有慈悲心的話。校長到員工薪減半,學生學費也減半.但是由於政治集團貪心肆起,誰想白痴當窮人.有樣學樣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如何給社會一股正面的催眠暗示。是大家需要正視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