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解嚴廿週年相關議題在這幾天相繼發酵中。解嚴以後,台灣蓬勃的生命力,讓國家發展上長足躍進。然而,審視當前的困境以及未來的挑戰,首要之務乃化解過去所造成的仇恨,才能在未來共同創造一個新台灣。

 首先,我們必須暸解,在這世上所有事物,並沒有「好、壞」,「善、惡」等絕對的特性。正如佛家所云「是諸法空相」。同樣一件事,在不同時空背景之下,人們對它的觀感、評價也會有所不同。就戒嚴本身而言,在那個時空背景下,它是「正確」的,而在此時,我們認為它是「錯誤」的。同樣的,在戒嚴時期,執政者認為戒嚴是「正確」的,而黨外人士認為它是「錯誤」的。這都說明了事件本身的「空」性。事件本身是中性的,它的外在性質是來自人們對它體驗後而產生的經驗。就經驗的體驗本身,這是一件禮物。我們必須知道,如果我們沒經驗過什麼是「壞」,就無法體會什麼是「好」;同樣的,如果我們沒經驗過戒嚴時期的「不自由」,就無法體會在非戒嚴時期的「自由」。有了戒嚴時期的思想鉗制等等的不自由作為基礎地,也才更顯出現在各種言論、思想等自由之可貴。

 我們的群體意識早已在廿年前選擇了結束「戒嚴」那樣的經驗。現在,批評這過去的經驗是不必要的,這只會使我們仍繼續體驗那相同經驗。此刻,我們只需重新憶起,我們全都是一體的,我們都來自於光和愛,讓我們以愛的力量,讓我們在光中互相擁抱!2007/07/15